歷史傳承

教會與教父

教會是主耶穌基督為世人的罪被釘十架,受死、埋葬、第三天從死裡復活後,於五旬節差下聖靈保惠師,永遠的與眾聖徒同在的「已然而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的神的國度,一直要到主耶穌基督再來,按著神全然的公義審判全地後,更新了一切,才得以完全,故地上的教會永遠都是以持守聖潔為目的,卻因著罪身仍然有的殘存私慾而難以完全。

故聖靈上帝在歷世歷代都興起忠心為主證道的聖徒,在天主教時期,這些忠心傳講神的話的基督徒,許多就被後人稱為教父,如亞利山太的亞歷山大、安波羅修、奧古斯丁….等等,雖然有些教父甚至在當時代受到世界極大的逼迫,甚至殉道,但是神不變的真理在歷史中為他們平反,並使他們為主忠心的事蹟得以流傳下來,傳頌千古。

 

馬丁路德與加爾文

但是當教會擴張到一個程度,「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教會不再尊基督為主為大時,在中世紀的教皇與謀士們,就漸漸發展出「唯獨教會」的神學,並且脅迫許多信徒「教會之外無救恩」,教庭與教皇才具有解釋上帝話語的絕對權柄;以致天主教後續所售的「贖罪券」就成了改教運動的最後一根稻草,當地上的教會不再以神為大,以信徒在基督裡的救恩為念時,上帝在必要的時刻就興起屬衪的兒女,進行一場以神為中心的「革新」(Reformation, but not revolution)。

在1517年,敬虔的天主教修士馬丁路德有感於自己的罪不可能透過購買贖罪券而得救,唯獨以信心降服在基督十架救恩下才有可能,故當他看到當時代的教皇與教庭偏離了聖經的至聖真理時,他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寫下著名的九十五條,釘在威登堡的城門上,揚起了宗教改革的序曲。

此後,天主教的主權派不但不在神的聖道之下悔改,更一意孤行,甚至對認同馬丁路德的信眾加以迫害;但神更多的興起許多敬畏衪,持守聖經真理的信徒為「一次交付的聖道竭力爭辯」,於是慈運理、加爾文、布塞耳…..等改教家陸續著文發聲,最後以五個唯獨為主(詳前文)的門徒便與盲從教庭與教皇的天主教分裂,改教運動(Reformation Movement)也就再次將真正屬神的教會藉由衪的聖道歸回(reformed),並且為主忠心,傳講十架救恩。

 

清教徒與宣教士

當歷史不斷的推展,人類的文明亦在十六世紀有了天翻地覆的改革,天文學、地圖學、材料科學、醫學…..各方面知識的進展與碰撞,也推動了西方國家藉由陸地與航海探索地球的每個角落,而神亦於此時差派許多宣教士將福音廣傳到世界各地,一方面印證了大使命的吩咐(馬太福音28章19-20節),更使得改教運動到世界各地撒下這認識神、敬畏神的種子。

從歐陸的瑞士、法國、到了蘇格蘭、英國,宗教改革運動席捲歐陸,更在英國脫離天主教的同時,興起了一批清教徒,再次將聖經中許多神學,落實在信仰生活與社會運作之所需,雖然當英國設立的國教,成功的脫離了天主教後,將這批愛主忠心的基督徒放逐,但神於此際就透過這批後來被稱為「清教徒」的人,乘坐五月花環,將福音的種子帶到美洲,在後來成立的美國各地興起了更大一波的屬靈大復興(Great Awakening),再次興起了一批神學家,將神的聖道豐豐富富地應用在人類文明、文化、信仰、生活…..各個面向,使人得以認識神的慈愛的闊長高深(以弗所書3章18節)。

到了17、18世紀,東西方終於因著海陸運輸的交流而全面互動,神的道亦再次透過教會所差派的宣教士將福音廣傳到亞洲各地(也同時因著罪人的私慾以不當的殖民心態奴役當地的住民,使許多人將殖民文化與基督教相提並論,並以此否定基督教,此為一憾),但台灣-16世紀的Formosa(拉丁文的意思是「美麗」),亦在福音的影響下,領當時在台灣的原住民信主,直到今天許多原住民部落都有基督信仰,真是看到神救恩的信實與大能。

 

從馬禮遜到馬偕,從蘭大衛到白大衛…..

當西方第一位到中國的宣教士馬禮遜(18世紀末)千辛萬苦的在這異教的中國傳講基督福音,神並沒有因此輕看遠比中國微小數百倍的台灣,在19世紀末期亦差派了馬偕醫生(漢名為偕叡理)為了福音一生奉獻在撮爾寶島,近二百年中數以百千計的外籍宣教士來台傳教,甚至安睡於此,這種不計名、不較利的心態,若非「基督的愛激勵我們」,人的愛怎會為了那不認識的靈魂獻上生命,付出一生?

在無數來台的傳教士中,僅以兩位幾近「無名」的傳道人記念神的慈愛:

1859年自英國來台的蘭大衛醫生,行醫近40年,除了為基督徒所熟知的「切膚之愛」的醫德誼行外,其子亦生根在台灣繼續為主忠心傳講福音;而於1950年後亦有一位白大衛牧師來台,在淡水與眾同工成立基督教書院,亦在台灣的改革宗神學院教授新約書卷數年,雖年歲已近八旬,仍忠心為主服事許多肢體。

當台灣這塊地土基督徒占人口的比例仍然只有個位數時,神的呼召「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賽亞書6章8節),本教會稟於回應神的託負,信靠神的引領,在新北市新店區設立,並拓殖安康分堂,預計三年成立教會,五年財務獨立,願這福音真是顯出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好使眾聖徒因著十架福音,得著永生的平安和喜樂。